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黎光的易学日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贾元春“虎兔(兕)相逢大梦归”之迷(兼论曹雪芹与高鹗的天命观)——读《红楼梦》有感(2) 文:黎光  

2010-04-24 21:52:18|  分类: 国学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贾元春“虎兔(兕)相逢大梦归”之辨——兼论曹雪芹与高鹗的命运观  文:黎光 - 黎光 - 黎光的易学日志

红楼梦》第五回的人物判词,以简短隐晦的语言,暗示了书中几位女子的命运。其中有关元春的判词,过去通行的各版本中都为如下四句:

二十年来辨是非,榴花开处照宫闱。

三春争及初春景,虎兔相逢大梦归。

红楼梦》早期抄本中,甲戌、庚辰、北师、蒙府、戚序、甲辰、舒序诸版本皆为“虎兔相逢大梦归”,只有己卯本和全抄本作“虎兕相逢大梦归”。

然而在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的《红楼梦》中,该判词的文字却有微妙的差异:前三句文字依旧,第四句作“虎兕相逢大梦归”。“兕”与“免”虽仅一字之易,含义却很不一样。由于该版《红楼梦》是迄今最为权威的校注本之一,近年的一些红学作品,诸如《红楼梦》鉴赏词典、《红楼梦》电影文学,等等,也都依此诠释或编撰台词。“虎兕相逢”之说,似已成了定论。

对于这句判词,红学界争议更大。那么红学界争论的焦点在哪里?这句判词究竟是“虎兔相逢大梦归” 还是“虎兕相逢大梦归”,这是《红楼梦》研究当中一个很热门的话题。”

 

黎光师傅由于工作关系,最近在看中央电视台《百家讲坛》的刘心武揭密<红楼梦>,刘心武先生讲得挺有意思,刘先生讲解元妃判词时,也是按“虎兕相逢”来做的解释。但黎师傅我原来看过一遍《红楼梦》,还记得里面的一些章节,黎师傅我仔细推敲,却发现“虎兔相逢大梦归”是正确的,刘心武的讲解并不对头,刘先生一是对于中国的传统民俗易经不太了解,二来忽略了《红楼梦》中关于元妃算命的一个章节。

刘先生在”贾元春判词之谜(6)”中说高鹗对“虎兔相逢大梦归”的解释是胡言乱语,因为高鹗说,“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,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,已交卯年寅月,存年四十三岁。”刘先生就说,因为那一年是卯年,那个月是寅月,卯就是兔,寅就是虎,所以这不就是“兔虎相逢”了吗,她就大梦归了。首先,这是兔虎相逢,不是虎兔相逢,应该先把年搁前头,把月搁后头,对不对?再加上中国人关于属相关于十二生肖的规定,都是冲着年说的,几乎没有人把一月到十二月,按十二生肖来划分的;你们家,你自己,你们家老人,老祖辈有这么分的吗?现在是阴历几月呀?属于哪个属相啊?有这么问吗?一般不这么做。更何况,他语无伦次在哪儿呢?他自己说“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”,他说那是一个甲寅年,甲寅年那是虎年啊——过去也确实有一种说法,就是立春以后,可以算是另外一年了,甲寅过后是乙卯,你就说元春是死在虎年和兔年相交接的日子不就行了吗?他又偏不按年与年说,非按年与月说,也许他的意思是到了卯年了,但月还属于寅年的月,所以卯中有寅,算是兔虎相逢。但这样营造逻辑,实在是说的人和听的人都脑仁儿疼。我认为,说来说去,他就是要回避“虎兕相逢”这个概念,他一定要写成“虎兔相逢”,这个起码可以说它是败笔吧。

  根据我的了解,刘先生说错了,按传统干支记年月的方法,高鹗是对的.暂不提历史真实与否,只说的是中国传统干支历法的正确理解及记法.

  首先:过了立春就算下一年,也就是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,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,已交卯年没错,刘先生也不否认这点.

第二,按中国古代传统纪年方法来说,确实有用属相配月份的说法,古人根据“随斗杓所指建十二月”,制订了“十一月建子、十二月建丑、正月建寅”等十二月建。特别是在中国传统的算命术中,这种方法的运用更是极为普遍(与此呼应的是《红楼梦》第八十六回算命先生给元妃算命那一节),其中是怎么配的呢?即是立春后正月配寅虎,二月配卯兔,三月配辰龙,而元春死在寅虎年立春之后,所以就是卯兔年的正月,即卯年寅月,这正是兔年虎月。兔年虎月岂不也是文中讲得“虎兔相加”?

凡是一个好的作者,在自己的小说里面都会前后呼应,刘心武先生在讲解《红楼梦》中也提到,这叫做,“草蛇灰线,伏延千里”, “草蛇灰线,伏延千里”是中国古典小说常用的技法之一,前文为后面的情节发展埋下伏笔、作好铺垫,后文的情节发展再与前文照应,使得故事情节的发展顺理成章,合情合理。那么黎光师傅就在这里说了,元春的“虎兔相逢大梦归”,在前文中也是有反映,也是“草蛇灰线,伏延千里”滴!

我们看第八十六回算命先生给元妃算命的那一段。

书中宝钗说道:“不但是外头的讹言舛错,便在家里的,一听见‘娘娘’两个字,也就都忙了,过后才明白。这两天那府里头这些丫头婆子来说,他们早知道不是咱们家的娘娘。我说:‘你们那里拿得定呢?’他说道:‘前几年正月,外省荐了一个算命的,说是很准的’。老太太叫人将元妃八字夹在丫头们八字里头,送出去叫他推算,他独说:‘这正月初一生日的那位姑娘,只怕时辰错了,不然真是个贵人,也不能在这府中。’老爷和众人说:‘不管他错不错,照八字算去。’那先生便说:‘甲申年,正月丙寅,这四个字内,有伤官,败财,唯申字内有正官,禄马,这就是家里养不住的,也不见什么好。这日子是乙卯,初春木旺,虽是比肩,哪里知道愈比愈好,就象那个好木料,愈经斫削,才成大器。’独喜得时上什么辛金为贵,什么巳中正官。禄马旺地:这叫作‘飞天禄马格’。又说什么日逢专禄,贵重的很。‘天月二德’坐本命,贵受椒房之宠。这位姑娘,若是时辰准了,定是一位主子娘娘。这不是算准了么?我们还记得说:‘可惜荣华不久,只怕遇着寅年卯月,这就是比而又比,劫而又劫,譬如好木,本要做玲珑剔透,木质就不坚了。’他们把这些话都忘了,只管瞎忙。我才想起来,告诉我们大奶奶,今年那里是寅年卯月呢?”

可知,高鹗书中给元妃安排的八字是,

(年)甲申

(月)丙寅

(日)乙卯

(时)辛巳

日柱乙卯是元妃的自身。在寄生十二宫中,卯是乙木的临官禄地,所以说“日逢专禄”,是一种很好的命。再如“辛金为贵”,命书指出,辛见寅为天乙贵人,贵重得很,现在时干和月支配合,就应了这命。“巳中正官,禄马独旺”,是说巳中庚金,为日干乙木的正官,巳支本身又为丙火的临官禄地,加之时支巳和日支卯相逢,应了驿马启动的命,所以算命的说元妃的命“真是个贵人,也不能在这府中”。

高鹗在这里用了一定量的篇幅,借宝钗的口转述了算命先生对命理的一番分析,说明他对命理学有过研究,这是肯定无疑的。更不要说他在书中所说“可惜荣华不久,只怕遇着寅年卯月(黎注:寅年卯月正是“虎兔之交”),这就比而又比,劫而又劫,譬如好木,太要做玲珑剔透,木质就不坚了”的这一段话,还又十分在行,超过一般算命先生的水平。

那么元春在第一个虎兔之交(寅年卯月即虎年兔月)没有去世,而是在第二个虎兔之交(卯年寅月即兔年虎月)去世呢?这个黎师傅我也不知道(虽然说按命理学来说,寅年卯月虎年兔月与卯年寅月兔年虎月都是木质多坚,都称之为虎兔之交。算命先生预测的死亡时间有误差,但分析的命理却没有错),也许是高鹗性格使然,不想太过于在书中反映宿命论,高鹗为什么这样做呢?这自然和原作者曹雪芹对天命的看法有关。

书中第二回,曹雪芹介绍宝玉来历,以贾雨春之口,对冷子兴罕然厉色道:“可惜你们不知道这人的来历——大约政老前辈也错以淫魔色鬼看待了。若非多读书识事,加以致知格物之功,悟道参玄之力者,不能知也。”冷子兴见他说得这样重大,连忙请教缘故。雨村这才从头细述道:天地生人,除大仁大恶,余者皆无大异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,大恶者则应劫而生。。。。。。。

由此可见,曹雪芹借助贾雨村之语而表达出自己宿命论的观点,他认为什么样的局势生出什么样的人才,而高鹗却不是像他这样的迷信,他的这种态度也可以在他续写的后四十回中可以找到。

在高鹗所续《红楼梦》第一百二回 宁国府骨肉病灾 大观园符水驱妖孽中提到:贾珍着急,便叫贾蓉来打听外头有好医生再请几位来瞧瞧.贾蓉回道:“前儿这位太医是最兴时的了.只怕我母亲的病不是药治得好的。”贾珍道:“胡说,不吃药难道由他去罢。”贾蓉道:“不是说不治.为的是前日母亲从西府去,回来是穿着园子里走来家的,一到了家就身上发烧,别是撞客着了罢?外头有个毛半仙,是南方人,卦起的很灵,不如请他来占卦占卦.看有信儿呢,就依着他,要是不中用,再请别的好大夫来。”贾珍听了,即刻叫人请来.坐在书房内喝了茶,便说:“府上叫我,不知占什么事?"

贾蓉道:“家母有病,请教一卦。”毛半仙道:“既如此,取净水洗手,设下香案.让我起出一课来看就是了。”一时下人安排定了.他便怀里掏出卦筒来,走到上头恭恭敬敬的作了一个揖,    手内摇着卦筒,口里念道:“伏以太极两仪,交感.图书出而变化不穷,神圣作而诚求必应.兹有信官贾某,为因母病,虔请伏羲,文王,周公,孔子四大圣人,鉴临在上,诚感则灵,有凶报凶,有吉报吉.先请内象三爻。”说着,将筒内的钱倒在盘内,说"有灵的头一爻就是交。”拿起来又摇了一摇,倒出来说是单.第三爻又是交.检起钱来,嘴里说是:“内爻已示,更请外象三爻,完成一卦。”起出来是单拆单.

那毛半仙收了卦筒和铜钱,    便坐下问道:“请坐,请坐.让我来细细的看看.这个卦乃是`未济'之卦.世爻是第三爻,    午火兄弟劫财,晦气是一定该有的.如今尊驾为母问病,用神是初爻,真是父母爻动出官鬼来.    五爻上又有一层官鬼,我看令堂太夫人的病是不轻的.还好,还好,如今子亥之水休囚,寅木动而生火.世爻上动出一个子孙来,倒是克鬼的.况且日月生身,再隔两日子水官鬼落空,交到戌日就好了.但是父母爻上变鬼,恐怕令尊大人也有些关碍.    就是本身世爻比劫过重,到了水旺土衰的日子也不好。”说完了,便撅着胡子坐着.贾蓉起先听他捣鬼,心里忍不住要笑,听他讲的卦理明白,又说生怕父亲也不好,便说道:“卦是极高明的,但不知我母亲到底是什么病?"毛半仙道:“据这卦上世爻午火变水相克,必是寒火凝结.若要断得清楚,揲蓍也不大明白,除非用大六壬才断得准。”

贾蓉道:“先生都高明的么?"毛半仙道:“知道些。”贾蓉便要请教,报了一个时辰.毛先生便画了盘子,    将神将排定。”算去是戌上白虎,这课叫做`魄化课'.大凡白虎乃是凶将,    乘旺象气受制,便不能为害.如今乘着死神死煞及时令囚死,则为饿虎,定是伤人.就如魄神受惊消散,故名`魄化'.这课象说是人身丧鬼,忧患相仍,病多丧死,讼有忧惊.按象有日暮虎临,必定是傍晚得病的.象内说,凡占此课,必定旧宅有伏虎作怪,或有形响.如今尊驾为大人而占,正合着虎在阳忧男,在阴忧女.此课十分凶险呢。”贾蓉没有听完,唬得面上失色道:“先生说得很是.但与那卦又不大相合,到底有妨碍么?"    毛半仙道:“你不用慌,待我慢慢的再看。”低着头又咕哝了一会子,便说"好了,有救星了!    算出巳上有贵神救解,谓之`魄化魂归'.先忧后喜,是不妨事的.只要小心些就是了。”   

由上可以看出,在高鹗的描述中,毛半仙做为一个外传“算卦很灵”的先生,在真正的卜卦时却也是么棱两可,言语含糊。所以从上面的文字可以看出,高鹗只是将命卦之说引入小说当中,当做一个前后呼应,推动情节的一个素材,而不是命卦之说真正当做一个民间所谓的“百试百灵”的“神仙之术”。这也许是前文所说的,高鹗描述算命先生推断元妃死亡年日有所不准的原因所在。

 

那么,南方来的毛半仙,究竟给贾母算了一个什么卦呢?黎师傅替你复原一下,其是个火水未济变火天大有卦。

离宫:火水未济        乾宫:火天大有(归魂)

       【本 卦】           【变 卦】

      ▅▅▅▅▅ 兄弟己巳火 应   ▅▅▅▅▅ 兄弟己巳火 应

      ▅▅ ▅▅ 子孙己未土     ▅▅ ▅▅ 子孙己未土  

      ▅▅▅▅▅ 妻财己酉金     ▅▅▅▅▅ 妻财己酉金  

官鬼己亥水 ▅▅ ▅▅ 兄弟戊午火 世 → ▅▅▅▅▅ 子孙甲辰土 世

      ▅▅▅▅▅ 子孙戊辰土     ▅▅▅▅▅ 父母甲寅木  

      ▅▅ ▅▅ 父母戊寅木   → ▅▅▅▅▅ 官鬼甲子水   

我们推一下这个卦,水火相激,病因多是寒暖失调,冷热交替所致;卦中父母发动,克制医药,必是暂时医药难治;幸而世化医药,须重新寻找,过些时日,药石方能见效;只是世鬼相伏,必是病难痊愈,亥鬼克世,逢猪年猪月(亥年亥月)必入黄泉!

在文中,毛半仙说:此病难以辨其吉凶,后又言其无大碍。对此,黎师傅只能发上一句评论:毛半仙,汝之断卦水平,差吾太远矣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